华谊兄弟股票(华谊兄弟股票还有希望吗)

佚名 次浏览

摘要:《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孙庭阳|北京报道“冯小刚会严格按照协议约定向公司支付业绩补偿”,这是华谊兄弟(300027.SZ)在5月19日给股民的最新回复。冯小刚没有完成2020年业绩承诺,要补偿华谊兄弟,“上市公司也会积极督促本期业绩补偿款的如期支付。”不光是股民,深交所也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庭阳 | 北京报道

“冯小刚会严格按照协议约定向公司支付业绩补偿”,这是华谊兄弟(300027.SZ)在5月19日给股民的最新回复。冯小刚没有完成2020年业绩承诺,要补偿华谊兄弟,“上市公司也会积极督促本期业绩补偿款的如期支付。”

不光是股民,深交所也关心冯小刚的业绩补偿,在对华谊兄弟年报问询函中称“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以及“公司是否存在短期或长期偿债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兄弟近3年连续亏损累计62亿元,按照此前的退市规则将直接退市。据深交所2020年末有关退市的最新规定,股票可能被特别处理,即戴上“ST”的帽子。

华谊兄弟三年亏62亿,为何不戴帽“ST”?冯小刚补偿1.69亿,能“续命”?

追问“持续经营能力”是否有风险

“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高光不再。

华谊兄弟于2009年10月登陆深圳创业板,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

上市6年后,即2015年,华谊兄弟迎来“高光时刻”。公司当年8月份实施定向增发融资36亿元;当年11月份斥资10.5亿元收购冯小刚旗下公司股权。这一年同时是公司利润的峰顶之年,当年赚得净利润9.76亿元,是刚上市的10倍;当年6月份,公司股价也攀上顶峰。

不过,定向增发完成后的一系列收购并未让华谊兄弟的净利润再下一城,反倒是走下坡路。2018年至2020年,华谊兄弟推出《芳华》《前任 3:再见前任》《遇见你真好》、《只有芸知道》《金刚川》等卖座影片,但公司各年度利润都是亏损,分别亏损12亿元、40亿元和10亿元。

在同行业公司中,华谊兄弟也是亏损大户。比如华录百纳(300291.SZ),虽在2018年亏损,但在2019年和2020年实现扭亏盈利;光线传媒(300251.SZ)同期连续3年盈利。

更让市场感到惊奇的是,华谊兄弟2018年至2020年的年报,分别由3家会计师事务所负责审计。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是华谊兄弟2018年年报审计机构,在2017年、2018年因其它原因,连续被证监会行政处罚,各上市公司纷纷解除与此所的聘任合同。

2019 年 11 月,华谊兄弟改聘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负责审计。公司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亏损,2019 年底流动负债比流动资产多18亿元。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认为,存在导致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其给出的审计意见不是“标准的无保留意见”,而是“保留意见”。

一位会计师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一家公司的流动负债比流动资产多,如果债主同时追债,公司用流动资产来偿,还有缺口。如果公司资金链断裂,能否持续经营就成了大问题。

2020年,华谊兄弟第三年亏损,在年报中,公司称“持续经营能力不存在重大风险。”

这一年,负责华谊兄弟审计的是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报告中,大华会师事务所称“华谊兄弟管理层负责评估华谊兄弟的持续经营能力”,给出的审计意见是“标准的无保留意见”。

深交所最新的退市新规规定,如果公司最近三个会计年度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两者中较低者是连续亏损,并且最近一年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交易所将对股票交易实行风险警示,股票要戴上“ST”的帽子。

对“持续经营能力”的定性,深交所要求华谊兄弟拿出依据,大华会师事务要有明确意见。深交所在年报问询函中称,华谊兄弟“2018-2020 连续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为负值……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及判断依据。请年审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追问偿债风险

除了持续经营能力是否有重大风险,深交所还追问华谊兄弟的偿债风险。

深交所问询华谊兄弟,公司有息负债3.13亿元,“是否存在短期或长期偿债风险”。2020年末,华谊兄弟的货币资金只有6.44亿元,与2015年、2016年的37亿元、55亿元相比,简直是“一在平地一在天”。

保持公司运营,华谊兄弟需要多少流动资金?公司在今年3月份称,维持现有业务体量所需货币资金是5.38亿元。由此可见,公司2020年末的货币资金仅比维持现有业务量高20%。

2020年末,华谊兄弟的资产负债率已达62.22%。

华谊兄弟资金缺乏,此前已有端倪。为补充流动资金不足,华谊兄弟变更了2015年定向增发募集资金的使用方向,在2020年4月用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2020年7月,华谊兄弟拟再度定向增发,募资22.9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拟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

深交所对这个定向增发方案问询了3次。

在回复交易所对定向增发的问询时,华谊兄弟称,截至 2020 年3季度末,公司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金额较大,面临一定资金压力;公司账面借款余额仍然较大,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公司资产负债率(2020 年3季度末)57.35%,高于沪深同行业上市公司合并口径资产负债率平均值。较高的资产负债率限制了公司未来债务融资空间。适时适当调整过高的资产负债率,有利于公司稳健经营,改善公司资本结构,实现公司的可持续发展。

华谊兄弟三年亏62亿,为何不戴帽“ST”?冯小刚补偿1.69亿,能“续命”?

被问询3次后,华谊兄弟中止了这次申请,并称“探索更符合公司长期战略部署和可持续发展需要的解决方案。待相关工作完成后,公司将及时向深交所申请恢复审核。”

追问冯小刚补偿1.694亿元

2020年,冯小刚只完成业绩承诺的3.16%。

5年前,即2015年11月,华谊兄弟斥资10.5亿元,收购冯小刚、陆国强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美拉”)70%股权。当时,东阳美拉总资产是0.000136亿元、负债0.000191 亿元、净资产-0.000055亿元。

冯小刚有着业绩承诺。按照承诺计算,2020 年度,东阳美拉经审计的净利润应不低于 1.749亿元。实际上,此公司净利润只有 0.0552亿元。没有实现的1.694亿元,冯小刚要在审计报告出具(今年4月27日)的30个工作日内,以现金的方式(或东阳美拉认可的其他方式)补足。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没有完成业绩承诺了。

2018年东阳美拉实际完成利润比承诺数少0.68亿元,华谊兄弟回复当年交易所对年报的问询时称“在2019年4月,冯小刚依照协议规定完成业绩补偿款的支付”。

今年,深交所问华谊兄弟“是否存在承诺方无法完全履行补偿义务的风险”。

另外,伴随着近3年的净利润亏损,华谊兄弟股价一直在探新低。从2018年初到今年5月19日,下跌了59%,领跌于同行业公司。

即使公司股票下跌,也挡不住华谊兄弟实控人王忠军和王忠磊的套现。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在2020年9月、12月,分两次减持华谊兄弟股票,套现约5525万元。

公司总经理王忠磊减持更多,2020年11月、12月两个月内,王忠磊套现约1.2亿元。

今年5月18日,王忠军和王忠磊两人质押自己所持公司股份,占其持有数量的99.37%。而就在5月10日,两人及其控制的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3.04亿元。

而深交所对华谊兄弟年报问询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说明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股票质押是否已构成违约,以及由此对“公司生产经营、控制权稳定性等方面影响”。

编辑:杨琳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随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