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股票(阿里巴巴股票今日价格行情美国)

佚名 次浏览

摘要:当用户的消费习惯变得越来越保守,叠加消费者信心愈发不足,令消费者对价格也变得越发敏感,由此对上游产品的溢价能力产生限制。之前的“618”或“双11”,人们会从制造业利益以及消费者偏好等方面去解读该年购物节对经济产生的影响。特别是在后疫情时代,集中性地消费刺激能够较大程度地对制造业的供给过剩焦虑带来改观,这些在CPI,PPI等有所验证,换句话说,

当用户的消费习惯变得越来越保守,叠加消费者信心愈发不足,令消费者对价格也变得越发敏感,由此对上游产品的溢价能力产生限制。


之前的“618”或“双11”,人们会从制造业利益以及消费者偏好等方面去解读该年购物节对经济产生的影响。特别是在后疫情时代,集中性地消费刺激能够较大程度地对制造业的供给过剩焦虑带来改观,这些在CPI,PPI等有所验证,换句话说,PPI高企中,CPI极度克制的经济体内,总需求的低迷令制造业承压疫情成本,购物节刺激需求的主要方向则能够一定程度地改善该问题。


因疫情的再度来袭,2022年某些经济指标再次呈现大幅波动,比如持续不振的M1以及大幅缩减的社会消费等,不管是制造业还是零售企业,都在此前的几个月中面临严峻的考验。在一个周期内,如果总需求不足且社会成本大幅度提升,企业的经营目的是不是也会随之发生调整呢,此种状况之下,其对618的预期会不会也跟着发生变化?




消费降级下的“618大促”


作为一家经营健康的企业,成品库存和订单之间会保持某种默契,成品库存与订单之间相差不会太多,过多存货会对现金流产生影响,但也不能太少,否则会导致企业产品供不应求,以往十多年来,尽管这两组数据在不同的经济背景下会有所变化,不过差值不会偏离核心,并且一旦偏离也会恢复正常。


疫情冲击下的2022年,总需求也面临致命打击,当期库存指数短时间内飙升,订单指数却有所下滑。最近几年,2018年有过同样的情况出现,而扰动市场的原因则是彼时刚刚打响的中美贸易战,因为国际贸易总需求减少,上述指标随之受到影响。


指数差值方面,今年5月的水平已经超越了贸易战的影响,个体企业更是苦不堪言,巨大的库存压力叠加订单缩减,现金流压力倍增,在企业经营中这些状况都值得警惕。


非制造业主要包括建筑业和服务业,而零售业在服务业中则占有很大比重。


和制造业差不多,非制造业同样也要保持库存和新订单的紧密联系,不过自去年下半年起,这种默契界限不断被打破,新订单指数呈现出仅次于2020年疫情初期的严重下行压力,库存与新订单之间差值创下历史新高。


宏观经济层面的经济指标直接在微观方面有所体现:需求下降,库存积压情况比较严重。


若将之前的制造业和非制造业看作是仍在追求以ROE为代表的经营利润改善,用利润带动经营质量,那么眼下企业已经无法再过分追求这项指标,以长远的眼光来看,企业如果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降低库存压力不失为此时的一个好选择,以此来提升现金流的周转效率,从而将短期内流动性不足产生的影响降到最低。来对抗寒冬中的煎熬,静待花开。


因此,今年618企业的主要任务从提高利润率变为了降低库存,保证现金流,企业甚至不惜为此牺牲部分利润让利于消费者,提振需求才是今年618的真正使命。


消费降级下的“618大促”


但这真的能刺激到消费者吗?


评测零售业景气值,首先要关注消费者信心指数,以往十多年来,消费者信心指数总体为稳步上升的趋势,这得益于我国宏观经济的稳步增长,以及我国消费者在心理预期方面对未来满怀信心,特别是在2020年疫情爆发之初,指数即便在短时间内遭遇骤降,不过之后很快便恢复。


今年以来,因疫情持续反复,消费者信心指数大幅下降,制造和非制造业的库存和订单数据持续上升,结论仍是:消费者缺乏信心,使得零售库存压力倍增,总需求的大幅减低直接延伸到制造端。


如此状况下,消费者的行为偏好也有所变化。


据数据,从2020年第一季度到2022年第一季度,服装和包括烟酒等食品的人均消费情况,点状分布皆在拟合线之上。若将食品和烟酒看作刚需消费,而将服装看作非刚需消费,就会发现:经过疫情,我国居民的消费习惯变得愈发理性,非刚需方面的消费需求有所下降。


用户消费习惯越来越保守,叠加消费者信心下降,令消费者对价格变得敏感,由此对上游产品的溢价能力产生限制。由于目前企业急于缩减库存,缓解现金流压力,因此现下并不是制造商和零售商进行消费升级的好时机,而是要再次步入价格竞争区间,以求企业目前的生存稳定。


去年末,有相关人士指出,2022年或将再迎消费升级,因为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压力,制造企业在去年实际上进行了去库存等操作,若想稳定ROE则要提升利润率,便要不断进行消费升级,提升产品的溢价能力。


但现在看来,虽然上述观点逻辑清晰,数据看似也没有问题,不过对于2022年再度出现的疫情这一黑天鹅没有预判,消费者信心尽失,企业也不再挣扎于维稳ROE,而是调转方向仅求生存。


该状况下无法再奢求消费升级,今年许多企业都主动或被动地再次迈入价格战,这表示:包括品牌方、平台等之前将消费看作主要侧重点的零售企业,今年或将不得不在不同程度上降低利润。


消费降级下的“618大促”


以此为背景再观察618,我们会发现:


首先,即便每年的集中大促都会传出牺牲商家利益的声音,特别是商家不得不踏入价格战让利于消费者,不过今年却有些不一样,商家对利润似乎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渴望,而是着眼于现金流,那么618集中大促满足了商家的需求;


其次,重现消费降级的周期里,即使会对零售商及上游制造商的利益带来损害,但在外部环境与内需不景气叠加影响的背景下,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被动接受;


此外,根据对零售企业有利性的分析,便难免会发出此疑问,到底哪家企业会因此获利。


通过观察分析阿里和京东两家企业在上市后的股票走势及月平均值,可以发现:


首先,阿里和京东的平均股价在六月皆有明显上行迹象,这表示资本市场对于零售企业在618积极的促销活动持肯定态度,且在预想之中;


其次,618的发起方京东在六月的平均股价上涨能力不及阿里,虽然两家均有增长,不过程度并不一样,阿里股价上行趋势可能会延续到七月;


此外,十一月因为双11的缘故,阿里平均股价环比较为平滑,不过京东却有明显上扬,双方在商业竞争中反而在对方原创的购物节中更加得到市场肯定,这令人出乎意料;


最后,为了避免2021年强监管政策下对股价的过分干扰,从截至2020年末的统计周期来看,结论与以上基本一致,从市场角度来看,企业原创购物节的效果反映在市场预期内能否进入对方的重要地带,这才是能力的体现,也成为了以往两家公司竞争分外激烈的关键原因。


消费降级下的“618大促”


拼多多和京东与阿里不一样的是,其股价走势有着明显的淡旺季,总体来看六月和年末双十一前后火热,其他时间相对疲弱。


拼多多从不错过每一个618或是双11,但在外部宣传和氛围营造方面,其显然不及京东和阿里,不过,周期内依然会得到市场给予的溢价。


之前的市场环境以消费升级为主,高品牌溢价产品是零售企业运营的侧重点,以求提升单位用户净值,如果接下来的时间我国依然徘徊在以消费降级为主旋律的市场中,那么市场或品牌商对企业的选择会依照销量为王的原则:商家会更愿意配合足够多的流量及销量。


除以上商家,直播带货平台也是商家的选择之一,比如抖音或快手,新平台对商家的边际带动效率常常会达到最高值。于是以上问题又演变成:


首先,周期内的内需总量缩减的情况下,竞争者越多,以及高速增长期的新平台规模越大,对于旧平台来说,稀释能力就越强,比如拼多多之于阿里和京东,如今的抖音和快手也扮演了同样的角色,或将稀释原有线上零售企业的份额,由共同成长转变为此消彼长;


其次,线上零售市场广阔,虽有顾虑,但不妨碍新旧企业共同盈利,但有一点值得注意:某些以消费升级为优势的企业或将在该轮竞争中处在下峰,而由用户体量决定的流量和特殊定性平台将获取更多份额;


最后要强调的是,本文与投资推荐无关,也不提供详细的企业利弊对比,仅仅是提供一个参考角度。


END



来源:全球上市公司俱乐部

随机内容